空山雨

啃啃啃啃啃

人性里从来不会只有善和恶,但是恶得不到抑制,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,尖牙啃咬着他们身体里的善,和这一口一口的酒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柴静《看见》

       我总以为,人之所以是人不是因为我们有着不同于动物野兽的情感,而是我们能抑制内心最原始的欲望以及衍生的恶。我们有道德,心存善意,不会因为弱肉强食而肆意欺凌弱者,也不会因为敌人太过强大而该放弃抵抗。如同我不否认我曾有过极恶的想法,但抑制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我存在,不过是人类文明里渺小的尘埃,却又幸我生而为人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