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山雨

啃啃啃啃啃

我问张北川:“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?”

他说:“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,把生育当作目的,把无知当纯洁,把愚昧当德行,把偏见当原则。”
   
——摘自《看见》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