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山雨

啃啃啃啃啃

秋词——刘禹锡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
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正值冬日,广州啊,模糊了我记忆里家乡的四季。是紫英花开的春,是蝉鸣孜孜不倦而响的夏,是天高云阔稻谷金黄的秋,是从前有寒雪而今徒遗冷风的冬,是家乡。是缥缈而过的春,是骄阳似火绵长的夏,是不知何时终了的秋,是往往迟来的冬,是广州。近日天气好,便想着刘禹锡的这首诗,望一眼窗外,天高云阔,怡人舒怀。

《越人歌》
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。
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
蒙羞被好兮,不訾诟耻。
心几烦而不绝兮,得知王子。
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无论何种模式的爱,心正意至挚,皆现世福禔之由来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无论《越人歌》写的是男女之恋还是男男之恋,先生的评价是中肯的。爱情无关性别,无关风月。
         愿只“光华澄澈,元气淋漓。”